设置

关灯

第14-A章:纳米外装

    ·
    委实讲,这几个近卫军多番无礼,你差一点就杀鸡儆猴拿他们祭天了。留他们暂且活命的主要理由是你反正迟早要进入地下把在空中无目的飘荡的大量纳米机械体回收。地下无线信号不佳,不亲自前去恐怕会有所遗漏。
    “好。”你答应了近卫军过分的要求,并向地下入口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那几个近卫军显得比预料的更惊讶。其实他们从最初就因为你是王下决刑官而有成见,笃定这场幻觉或病毒啥的都是你自导自演,所以你才始终留在地表,如今更不会进入。怎么会这样?
    一名近卫军表示要跟着一起下去。
    因为要看守地面上那些冒险者接受检疫,他们只能派一人紧盯着。谁去,就是最危险的。
    “万事小心,有任何异常就呼叫我们。”
    “如果我没上来,你们就直接和陛下报告一切。”那名准备紧跟着你的近卫兵敲了敲自己的头盔,“我会随时把所见视频传给你们。陛下万岁。”
    颇有慷慨赴死的气势,他头也不回的跟着你爬进了入口,走到黑暗之中。他们十分清楚寒谷风有几两重,按此推测,国王把第一次见面的家伙直接晋升为第二任王下决刑官,看来你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近卫军还真的抱着必死觉悟,用膝盖想凭他一人很难是你的对手。
    但又怕你搞什么奇怪的把戏,不跟着不行。
    进入地下,有双目所见和之前的上帝视角感觉完全不同。你的双眼带有夜视功能,看起来整个地下研究所就像是天光乍现的黎明,再加上近卫军的头灯照射,视野相当清晰。
    你亲身进入地下才感觉到,短短半日,这里的纳米机械体繁殖的相当多,空气中到处都是,复制速度之快有些出乎意料。你最先进去的是训练场,那里是繁殖的发源地,其密度最浓。
    上帝视角自动开启了。
    那些弥漫着的纳米机械体围绕着你,响应呼唤,渐渐聚集过来,受到你意识的完全压制彻底成为你身体新的一部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硬要形容的话──「我即是虫群」吧。
    “你说你是从小被「沟鳄」养大,然后接受训练和改造。”近卫军指着周围问道,“这里是做什么的?”
    “战斗训练场。原本周围还有一些可以当作掩体的障碍物,现在都被他们搬走了。”
    近卫军一声冷笑:“你不是说过「逃走前杀光了所有大人」吗?看来你做的不够干净啊。”
    “我大部分的人生都被关在牢笼里,有许多暗门并不清楚,遗留活口也在情理之中吧?”你开始顺着台词扩展,“我逃走的时候并没有这两个大坑。”你指的是头顶和脚边的被纳米机械体分解的诡异坑洞。
    趁着近卫军的注意力被引开,
    你将那些新吸收的金属纳米机械体汇聚在夹克内层,平铺成了防弹金属纤维。足足铺满了整件夹克,它们的数量确实很多,如果全部吸入体内会令你变胖变高。
    “你觉得那些是由什么造成的?”
    “「沟鳄」确实有一种快速腐蚀废铁的特制化学制剂,大概是那个吧。仓皇搬家时液体容器破碎,蒸发,腐蚀了天花板和地板,却保留了混凝土、土壤和树根。”
    近卫军听罢点点头。
    人类还真是相当有趣的生物,六个人聚集在一起时张狂的很,一旦落单自知打不过就立刻收敛很多。看来,没人故意找死。其实观察他们比杀死更有趣。
    有件事实在不理解:“你不是怀疑这里有新型病毒吗?为什么还敢下来,不怕死吗?”
    “我们近卫军的性命全都是陛下的,怕死岂不是笑话。”
    “要死就死在陛下身旁,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我今天才来到地面上,不可能和任何人有恩怨。总不会真是仅仅因为我的官职吧?”
    “是又如何?”
    近卫军大概是因为四周无人吧,变得直言不讳:“「王下决刑官」这种游离于国家制度之外的特殊职务根本就不该存在,权力过大会使人膨胀、丑恶、扭曲。寒谷风根本就是整个王国的祸害,他迟早会毁了这个和平的小国、毁了王室,毁了他触手可及的一切。像他那种疯子有一个就够了,我们不需要两个。”
    嚯,
    说的真够直接的。
    你看了看周围,这里几乎与外界隔绝,只要想办法解决这名近卫军的视频直传设备,想杀掉他不能更容易。看来,他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确实不怕死。
    近卫军继续说道:“我不是认为陛下认命王下决刑官这个举措是失误,但毕竟两次任命都是在陛下「心智最为动摇」的时候,我们实在担心陛下此举是否明智。”
    心智动摇?
    当你询问任命寒谷风时国王出了什么事,近卫军回答不能说;又问寒谷风究竟做过什么事,近卫军回答不想说;再问寒谷风是哪里人,近卫军回答不知道。充满敌意的目标很难回答你任何问题。
    穿过训练场,你来到自己苏醒之地,那座曾经挤满大型科研设备的实验室。果不其然,这里也被休全部搬空了,但仍然留下了一些诸如墙壁上的电源接口,大型设备在地板上的积尘轮廓痕迹。你指着这附近解释道,这里就是被「沟鳄」绑架的孩子们被迫接受研究的主要房间。
    趁着近卫军四处观望之际,你又吸收了更多的纳米机械体,化作了自己的裤子内层。
    估计着时间,差不多该演一场产生幻觉的戏码了。
    忽然,上帝视角里出现了天拂的身影。
    又是它!
    它不断呼唤着你和近卫军,然后顺着路向着这里靠近。不知道为什么,这电脑有恙的女机械人特别喜欢添乱。
    听到了天拂接近的声音,近卫军警戒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因为我是机械人不怕毒气或病毒,担心你们的安全。”
    看来演戏的时机到了──“不要,我不要再接受任何实验了,别过来!”你将双臂遮脸膝盖微弯,突然对着天拂如此高喊。
    他俩怔住了。
    “我受够了,让我离开这里!”你如此喊道,然后撞开天拂夺路而逃,冲出空荡荡的实验室,途径训练场,直奔楼梯。
    向下,
    将二层迅速跑了一圈,借此召唤了全部纳米机械体,令它们汇聚成你的各种衣服鞋靴的内层。二层看起来是休为你布置的假景,有一些脏兮兮的人类起居用品没来得及搬走,还有数个生锈的铁笼,看来是伪装成「沟鳄俘虏的孩子们」曾囚禁过的地方。当然,这些肯定都是假的,毕竟「休·贝金赛尔」是彻头彻尾的机械派,不可能豢养人类。
    听到近卫军追上来的脚步声,你一边继续演戏一边跳下最底层。
    那里也是下废弃水管道的模样。休为了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是沟鳄的藏身处,在第三层安置了一些水培农场的痕迹,当然庄稼全都割走了。这里有净水设备、库房、维修间等痕迹,布局完美无瑕不可挑剔,让人找不到一点毛病,甚至细看还会发现血迹,那是你「杀人逃走」时留下的线索。
    现场看起来和你所述毫无出入──你杀了很多沟鳄成员,夺了机械独角兽逃走,但有些暗门后面还藏着人,他们知道藏身之处暴露,于是连夜搬家逃走。
    “喂,你看到的是幻觉,就和我们之前一样,振作点!”近卫军终于追上了你,如此高喊。
    你表演出半信半疑的神情,停住脚步。因为,地下所有的纳米机械体你已经全部都回收了,它们份量非常多,足够把你全身衣服的内层都铺上两层,虽然别人看不出你的衣服有什么变化,但实际上体重变沉了些,也具有防弹效果。
    目的达成,戏也该演完了,你渐渐恢复了平时的面瘫脸。
    近卫军忽然停住脚步,盯着你。
    “你身上有血?受伤了吗?”
    “血?”
    你低头一看,之前还真没注意,身前的衣服上确实沾上了一片血迹。你是不可能因负伤出血的。
    是天拂刚才撞在你身上,染上的血迹。
    天拂如今全身都是鲜血,看来在搀扶洛千城时被喷到的血迹,量还不少,想被血洗过似的,尤其脖颈和上身最多。
    你摇摇头示意没有受伤,然后问道:“既然我也看到了幻觉,你那副迫切找死的无礼态度是不是可以收了?我现在可以郑重保证,我跟寒谷风绝对不是一类人。”甚至不是人,“但我的宽容和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近卫军沉寂了几秒,哼了一声,转身向上。
    “你有没有受伤?他有没有对你造成威胁?”天拂看到近卫军走后,立刻搀扶你,关切的如此询问,“你还好吗?”
    看不透这女机械人究竟想干嘛。莫非是在关心泛滥?
    也罢。
    自从你来到地表之后,向你表示友善的家伙可不多呢,天拂算一个。想到这里,你和天拂一同紧随着近卫军回到地表。
    为了严明你出生经历是否属实的探索任务,结束了。
    由于此处地下已经被搬空,再无任何调查价值。为了避免真的有某种毒气或病毒四溢扩散,也为了避免有其他非法组织在这里盘踞重新利用起来,冒险者们商议决定,将入口再次炸毁封印。或许未来的某一天会再次挖开,但必须等到大家对这种致幻毒气有所防范之后。
    入口被炸毁。
    近卫军们态度安定了许多。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找到有关你的任何把柄,而且冒险者都非常配合的等待防疫部队的到来。
    直至晚霞渐浓,一群穿着生化防护服的家伙才赶来,拿着许多仪器设备对着每个人都详细扫描一番,并且将洛千城抬上了救护车。
    那一瞬间,你有点好奇,为什么不是急救直升机之类的东西。不如说从始至终在你的头顶连一架飞行载具也未曾见过,无论这里的科技还是生产力,做出几架飞机应该是不成问题才对。
    没人感染新型病毒,更没人中毒气,皆是虚惊。最初提出毒气假说的班德里和病毒假说的近卫军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埋怨,在那个时候,谨慎些总不会错。
    本以为事情结束了。
    防疫部队虽然没查出来任何病毒,但为了以防万一,要求所有冒险者和那六名近卫军全部在原地过夜。原地,指的是荒野里。他们将周围拉起了简易无菌室,半透明的塑料布就算盖了个平房区,并提供了睡袋、食物和水等用品。
    这是软禁,合情合理的软禁。大部分人都是如此,除了已被医院急救接走的洛千城、天拂,还有你。
    洛千城单独隔离观察疫情,天拂是机械人而且未出现幻觉。至于你……
    “我要回去看看陛下赏赐的旅馆如何了。”
    “但是大人,额……好吧,大人慢走。”
    在没有确凿疫情证据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人敢贸然软禁你,看来「王下决刑官」恶名昭著。
    那六名近卫军向国王汇报了调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从这一刻开始,你就是正式的「王下决刑官」了,有令人恐惧的特权。
    无人敢拦。途中,休和你联络,解释了一下如何应对身份录入时的血液检测设备。你于日落前骑着马孤身来到了镇中唯一的旅馆门前。
    像是座城堡。有五层楼高,与周围其他多用金属的建筑不同,这里用了很多岩石雕塑外装潢以及木质材料,看起来蛮有氛围和格调,整体装修风格有一种略仿古的感觉。成人肩头高度的石砌围墙,莫大的庭院里有一小座园艺迷宫和凉亭,旅馆后面有马厩以及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旅馆的大门门框是纯金的,雕着幻兽群舞的吉祥图案,红地毯远远延伸至门外。
    大院门外的停车位全都空着,尽管旁边建筑前的停车位已然拥挤,但却没人敢往这里停。
    咔哒咔哒的马蹄声在静悄悄的庭院里回响,这里比你预料的更加萧条。公主绑架案事发和旅馆老板处死仅有半日而已。
    下马,
    无人迎接,
    黑马自己百无聊赖的在庭院里瞎逛,想着马厩而去,而你则推开了纯金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富丽堂皇的大厅,华而不实的水晶吊灯、精致的红木地板、宽阔柔软的真皮沙发,以及柜台后用单手托腮望着天花板彩绘发呆的接待员,大厅里再无他人。
    “客人,老板没了,今天不做生意,请回吧。”
    “既然不做生意为什么不打烊?反而灯火通明的敞着大门?”
    “等新老板呢……”说着说着,接待员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醒般坐直,盯着你,上下打量。
    咕咚,她从椅子上摔倒在地,并随即发出一连串叮叮咣咣的响声,慌慌张张的从柜台侧面跑了出来。
    行至你面前,再次上下打量。
    “请、请问您是……?”接待员好像已经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认。
    忽然有声音从正前方宽阔的t字楼梯上传来,如银铃般悦耳:“当然是「王下决刑官」大人,我们的新老板!”
    一名穿着正红色高开叉无袖长裙的女子扶着楼梯缓缓走下,一头水蓝色的及腰长发柔顺且有光泽。她长得非常漂亮,无论是身材和脸蛋,举手投足更是充满着魅力。
    蓝发,别扭的颜色。
    自城镇中来回途径,这里的人类以灰色最为普遍,以蓝色最为罕有。上品美人配着妖艳蓝发,倒是相得益彰别有一番情趣。
    这女的头上的名字是白字,「旅馆的副手」,威胁度11,似乎有些防身的本事。
    副手走到你跟前,平展双手微微屈膝行礼:“见过寡言大人,我的老板。”
    你点点头,然后开始环顾四周。
    “我带您参观一下您的房间和办公室如何?这边请。”
    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事情,副手领着你向着四楼前行,而刚才那个接待员则是满脸紧张留在原地手足无措。
    装修风格越往上层走越显得富丽堂皇,你最终来到一间房门前。副手从乳沟中掏出一串钥匙开锁,又在门铃处按了一下指纹。
    你进门时引起了金属探测器警报,是衣服内层和武器的缘故,女副手没有携带任何金属。
    这就是之前老板的办公室。算不上大,但用了很多罕见的木制家具,还有一些花瓶、挂毯等艺术品,品味不错。如果没记错,之前的老板是个女的。
    正当你环顾自己的新房间时,副手咔哒一声将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你。
    你也盯着她,等着瞧她有何打算,但貌似她也是想要出后手。
    彼此沉默了半分钟,美女长舒一口气似乎是放弃了所谓的后手先机,以试探而坚定的眼神盯着你,缓缓张开了温软朱唇。
    “尊敬的老板,我听说了一些您的事情,认为您是个聪明人,有些话不知道能否直说?”
    “我说不能,你就不说了吗?”
    美女点点头,回以微笑。
    你摆摆手,催促她赶快说下去。
    “我恐怕是这世上最有可能被您随时弄死的人,但同时,您也最不该杀我。”
    额?
    是因为王下决刑官的恶名吗?为什么话题突然进展到生死相关了?
    “我能帮您。”她似乎误以为你等待她继续说下去,缓缓张口道:“镇长的首级被高悬于镇门口,其城镇大厅所有公职人员全部收监,更有不少人直接落入了寒谷风的手里遭受直接刑讯,没事也会变成有事的;治安官的首级也被高悬,其过半亲信和助手已经第一时间逃走,如今国王已经派出追兵誓要就地正法,哪怕越过国境;守卫队长的首级更被高悬,昨夜的当值人员全部入狱凶多吉少,其他人也被尽数停职接受调查;这里的前老板很不幸的,也被割了脑袋,她死之前甚至都没搞清楚出了什么事。包括我在内的五名旅馆管理层立刻下狱,其他人则被严令暂时不可离开城镇。我……是下午刚刚被释放出来,打扫您办公室卫生的。”
    ……这么夸张。
    只因为女儿被绑架,就要大动干戈到如此地步吗?
    “公职人员尚且九死一生,我们这些老百姓就更是十死无生了。”美女顿了顿,“我直说了吧,或许您刚刚上任还不大清楚自己职务的能量有多巨大──您只要对任何有公职的老爷们抱怨一句「哎呀,我那个副手没什么用」,等不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我就会回到地牢,直至死掉。毫不夸张,我的人头和您的一口吐沫同等重量。”
    说罢,美女将一侧肩带向下褪了褪。
    暗示着什么。
    好吧,就算她在暗示着什么,你也……
    “大人,我觉得您和寒谷风不一样。我也不会说「为了活命什么都肯做」,但也不会天真的认为什么都不必付出就能保命。”
    “我没想杀你。”
    “哪怕一句无心牢骚也会要了我的命啊,大人,我们现在就是这种风中残烛般的可怜命运。”美女不由苦笑出声,“请大人也直言相告吧,我怎么才能活命?”
    很久之后你才知道,这女副手平时根本不是这样的性格,而是看人下菜碟。直觉认为你是喜欢有话直说的类型,便开始铤而走险开诚布公。不过她说的倒也全都是事实,她和死在狱中的命运真的仅有一线之隔。
    开启上帝视角,
    那女的身后藏了一把陶制水果刀。恐怕是做好了谈判破裂之后自杀的准备吧,那东西杀不死带枪的男人。
    好吧,
    a,“我今天才发现其实人类是一种蛮有趣的生物,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人完全不同。也许很快你就会发现我常识不足。尽你所能帮我,我也会尽可能帮你,你我彼此都需要帮助吧。”(人性+7)
    b,“我喜欢听话而且不多话的好孩子。”(人性7)
    c,“不如坐下来和我谈谈你的遭遇?”(善良+7)
    d,“继续往下褪。我想坦诚相见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善良7)
    e,“如果你能帮我站稳脚跟,我可以给你比生存更多的东西。决刑官、旅馆、商行、冒险者,我有很多事情需要打开局面。而你,据说并不是废物。”(守序+7)
    f,“来,刺过来。”(守序7)
    g,“当我不存在就好。你知道什么是隐性老板吗?”(人性3,善良3,守序+1)(中立特化选项)